被窝里的被被,我是贞一

【长谷部x不动】期盼

注意: 此本丸原来为黑暗本丸,原主非常残暴其实这振不动行光已不是原来那把了,原先那把已经在战场上碎了,但暗堕很轻,现已被净化
ooc是我的同人文是你们的
求观看,我这也是自割大腿肉



——  ——

“主公我有话想跟你说”来的人不是别刃正是长谷部 “唉~ 高堂上的女子无奈扶额,片刻还未等长谷部出口女子就先丹唇轻起清脆但谈不上悦耳的声音穿出:  长谷部我知道你是为了何事~” “女子的话就像宣判词一样敲击在长谷部心里,长谷部有些忐忑手上的白手套都被津出了薄汗” “废话不多说,我同意了女子蔫蔫地说,毕竟我也 想看看到底是一把什么样的刀,让我的长谷部对他那么放不下~” “长谷部听了女子前一句话就露出了窃喜的神情:谢过主公”
“唉~既然决定了就放手去干吧~,这次的和战场 非常危险你们要注意,毕竟吾等本丸总是有极化 的短刀也是有无法战胜的敌人呀”

“是!”长谷部郑重的说

“本次战扩是夜战所以出阵对象出了你长谷部,还有五为协差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笑面青江,堀川国广和物吉贞宗,协差还是比较擅长夜战的然后队长是你”

“是!  ,我长谷部一定会将不动行光带回到您面前”

“那么就祝君武运昌盛!”
见长谷部走了“呵呵,到底是谁最期待啊~”

一旁的药研语重心长的说“大将您可能不知道本丸以前的事情”
“哦! 什么事?”
“大将也知道这里过去是黑暗本丸,后来您继任才变成现在这样,不动行光的话以前本丸里也有过一把,那一把不动行光和长谷部是恋人,过去的主人一直处处针对不动,因为他一直留恋前主”
“是织田信长对吧?”
“对”
“因为这样,从来不喜短刀的主人才处处针对于他但还是因为他获得的苛刻性才没有刀解,长谷部也是处处保护他可是在黑暗本丸的恋情最后还是会破裂,那个人他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但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让不动出阵但是和其他短刀一样不手入轻伤、中伤、重伤长谷部多次求他都没用,换来的只是更严厉的惩罚,不动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不顾长谷部的反对杀死了那个人,但还是遭到了反噬不动让长谷部杀死自己”

“唉~当时的长谷部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将那个不动杀死的呢……?”

    我想要找回他……明明这些这些都不是他的错……

长谷部他还记得不动刚来到本丸的时候,自己是一开始就和他吵,他对于织田信长很尊重一直在自责自己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没有保护好织田信长和森兰丸,一直都在借酒消愁,自己则是因被送往黑田家而一直不平……
他和我不一样一直不肯认主,如果是平常的本丸也就罢了这里可是黑暗本丸!  这里的主人本就不喜短刀,再加上他这个样子受到了许多来自审神者的恶意,现在再想为什么当时的自己没有好好的保护他?
   自己已经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他,那个少年的身上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虽然每天都在吵架,但这就是我们的相处方式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审神者的恶意也越来越强烈,刀剑对于那个人来说就是消耗品,没有了再去锻一把就好了,为此短刀最多的粟田口派的短刀也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任了……粟田口的一期一振也接近崩溃

    大家都已经忍受不了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掉了那个人

  在他被反噬请求我杀掉他的时候我才明白!我大声的问他“为什么?”
他也只是摇摇头自嘲道
“反正……我也只是没用的刀……这样反而更好……”

  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长谷部的大脑仿佛死机竟说不出一句话

“至少……到最后我还是希望让你来给我做个了结”

“不!……不我不会怎么做的”
“果然我到最后也还是没用的刀啊……”不动举起手中的本体刺向自己的胸口

短刀一寸一寸的没入他的胸膛

长谷部抱着濒临碎刀不动

“呐……长谷部…我这次做的很好吧……我…已经不想再给你拖后腿了”
“可是为什么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呢?”长谷部对不动说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眼泪流下来……可能是因为不舍的长谷部吧”
“……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乎……呐……长谷部我爱你……”

“我…也爱你……”
不动的身体渐渐化作点点星光,飘散在空中,最后长谷部怀里只留下一把断刃
留下长谷部一人无声的哭泣,不知道过了多久长谷部仿佛回复了正常,就好像人生中没有出现不动行光这个人一样,直到这次战扩仿佛点燃了他内心的希望,

“想要找到他……想要见到他”长谷部这么想到

“可……为什么你就是不出现?”

鲶尾他们对于这样的长谷部有些震惊这种被高速枪戳中也丝毫不肯停下脚步最后还爆了真剑必杀,而扛着他回去,他们也想知道不动行光到底是什么样的刀,因为是这一任主人锻造出来的所以他们并不了解以前是事情。

手入室

“能让他如此拼命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骨喰开口道
我没有过去的记忆……”鲶尾一把搂住骨喰“没关系的,兄弟,回忆什么的,再创造出来就好啦,我是不会回首过去哒”
“嗯”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就是找不到不动,鲶尾看着手里刚捡到的自己“唉~”
没关系的幸运一定会来到的☆物吉还是元气的说道

“但愿会如此吧,不过那位会怎么想的呢?青江转向长谷部那边”

  
  
    长谷部继续前进着丝毫没有在意青江他们,长谷部想也许是他已经不愿意回到自己身边了,这种想法在最后一次被敌枪戳到中伤的时候还在想着用尽力气才砍倒他,倒下……

   长谷部!!!x5

在手入室醒来的长谷部再次找到审神者要求再次出阵可却被审神者拒绝她说“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长谷部失意的走在走廊,没有看前面的路突然撞到了一个人,长谷部慌忙的道歉!

    “嗝——!      真是的,好痛!   ”

   听到熟悉的自己已经快要忘记的声音,长谷部惊喜的望向还在地上的人

    “可恶!    你是谁?  
唉?  为什么要露出那种表情?”不动原本正在走廊喝酒正准备回去,可谁知道突然撞到了一个人,强忍着醉酒的头痛和撞倒的眩晕感,不动正想破口大骂可是还未等不动质问,面前的男人突然露出那样的表情

“喂!  你……怎么哭了?”不动说完面前的男人就抱住了他,不动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排斥面前的男人拥抱他……

(真是个奇怪的人……)

————

作者有话说:  话说果然很无厘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长谷部也崩了

我是不会改的,只希望不要喷
自己立的flag才写的



评论(1)

热度(24)